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tt线上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tt线上娱乐

tt线上娱乐:谷歌新掌门:从印度贫民窟走出的“凤凰男”

时间:2019/12/5 20:25:40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在美国硅谷的“十八路诸侯”中,又一位印度人接过了大佬的山头。这个“山头”正是“地表最强”科技公司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,而这个印度人则是桑达尔·皮查伊。中国网友一般叫他皮猜,或“劈柴哥”。  当地时间12月3日,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·佩奇和谢尔盖·布林宣布辞去Alphab...
  在美国硅谷的“十八路诸侯”中,又一位印度人接过了大佬的山头。这个“山头”正是“地表最强”科技公司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,而这个印度人则是桑达尔·皮查伊。中国网友一般叫他皮猜,或“劈柴哥”。

  当地时间12月3日,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·佩奇和谢尔盖·布林宣布辞去Alphabet首席执行官和总裁的职务,而空出来的两个职位,都将由劈柴哥接任。

  关于劈柴哥的接任,不管是网友还是业内人士都不感到惊奇。谷歌创始人拉里·佩奇对他的喜爱早已不是秘密。

  早在2015年,劈柴哥就已经出任谷歌公司董事长及CEO,正如这次全面接棒母公司时拉里·佩奇所说的:

  “皮猜已经在谷歌的CEO职位上证明了自己,而且他15年来兢兢业业,带领谷歌上下攻克难关解决问题,谦虚又有技术范儿,没有人比他更合适带领谷歌和Alphabet走向未来。”


  在谷歌代表性业务Chrome浏览器、谷歌地图、安卓系统背后,都有劈柴哥开疆拓土的身影。尤其是在Chrome的开发上,他不仅展露出了极具前瞻性的眼光和魄力,更为谷歌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。拉里·佩奇的喜爱,劈柴哥担得起。

  对于这事,中外网友的焦点集中在了两个方面。中国网友认为,一直重视中国市场的劈柴哥很可能带领谷歌重回中国,第二次与百度正面交锋;而对于外国网友,他们更津津乐道的是他背后的励志故事:“印度电影《贫民窟的百万富翁》终于照进了现实。”

  “贫民窟”的百万富翁

  其实,劈柴哥的家庭条件说成“贫民窟”夸张了一点,不过确实也远不到“富裕”,甚至连“小康”都达不到。

  小时候,因为家里没有足够的卧室,他和弟弟一直睡在客厅。每次出门,他也只能挤公交。

  可以说,劈柴哥的人生就是一个“hard模式”。相比那些动不动就辍学,动不动就裸辞创业的大佬,他的人生没啥任性的资本。

  虽然生活不算富裕,但劈柴哥表示自己儿时有很多时间看书:“我能拿到什么就读什么。看书——这就是生活的全部,你从来不会觉得缺少任何东西。”

  从9岁起,他就每天5点起床读书,晚上10点才结束功课。那时,刻苦努力就已经成为他的标签。


  12岁那年,劈柴哥第一次感受到了“科技给生活带来的变化”。据英国《卫报》报道,小时候,他经常到医院取母亲的化验单,每次都要在公交车上度过难熬的1小时20分钟,甚至有时会在排队1小时后被告知结果还没好,白跑一趟。

  直到后来,他的家中安装了一部老旧的“轮盘”电话,只要给医院打电话就能询问化验结果是否已准备好。

  从那之后,劈柴哥对科技燃起了兴趣。一次接受采访时,他说:“我从内心深处看到科技如何改变了世界,至今仍能感受到这一点。我能感受到乐观和活力,以及加速这一进程的责任。”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17岁那年,劈柴哥考进了印度理工学院。是的,就是那个传说中“考不上这个大学只好上麻省理工”的印度理工学院。

  上大学时,虽然专业是冶金工程,但他对IT异常感兴趣。念书期间,他还写过一款棋类游戏。

  1993年,劈柴哥毕业后拿到了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奖学金,去斯坦福继续攻读硕士学位。那时的他俨然成了“全村的希望”,一个叔叔为了供他读书,甚至卖掉了房子。

  那年,他21岁。这个“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”第一次踏上了美国土地。对于他来说,这里将是梦开始的地方。


  刚到美国时,劈柴哥还是一个“穷小子”。虽然手握一笔奖学金,但日常的开销对他来说还是不小的压力。一次,他想给自己换一个书包,却觉得新款书包价格太贵,最后只给自己买了个二手的。

  不过从斯坦福毕业之后,他迅速找到了自己的人生节奏。他曾短暂地在一家化学公司担任过工程师和产品经理,之后又到沃顿商学院拿了一个MBA学位。此后,他加入了麦肯锡公司担任咨询顾问。

  那时,劈柴哥手中已经有“印度理工学士学位”“斯坦福硕士学位”“沃顿商学院MBA”“麦肯锡咨询顾问”四块金字招牌。但这个年轻人并没有就此停下脚步,命运既然给了甜头,那不如就“顺杆往上爬”。

  2004年,劈柴哥凭借耀眼的履历加入了谷歌公司。

  在谷歌打开梦想大门

  “当我初入谷歌时,就被这个非常理想主义、乐观的地方震撼了。”

  那时的谷歌已经是上市公司,也是硅谷的明星与门面之一。2004年,成立刚6年的谷歌年化营收为27亿美元,估值更是高达230亿美元。

  作为一个小小的产品经理,劈柴哥成为了这艘巨舰上的一个小螺丝钉。不过这颗螺丝钉不久后便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,带领谷歌打了两场漂亮的“胜仗”。

  这两场胜仗,让谷歌对全球的影响力至少延长了20年。

  劈柴哥在谷歌的第一个项目,是开发“工具栏“,也就是一个方便用户在任何网页打开谷歌搜索的插件。那时的谷歌还没有自己的浏览器,但拥有一个巨大的流量入口——微软的IE浏览器。IE浏览器的默认搜索工具正是谷歌。

  当时的IE浏览器是行业内绝对的老大,与谷歌也是战友。把控了这个入口,谷歌每天都在“躺着挣钱,日进斗金”。


  这么舒爽的日子不过白不过,但劈柴哥偏不。他与谷歌大多数精英不同,因从小就面临困境,让他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危险极为敏感。这种从小缺乏“安全感”的思维模式,让他预想到了一个灾难性的问题——如果微软哪天不给导流了怎么办?

  带着这个问题,他找到时任谷歌CEO施密特,并给出了自己的解决办法——开发浏览器。

  创始人佩奇和布林都很支持这个项目,但施密特极力反对。施密特认为,当时的谷歌还是一个创业公司,而开发一款浏览器的成本太高,工作量太大,“几乎等于重做一个系统”。耗费如此巨大的成本和巨头厮杀,赌注让人无法承受。

  确实,当时选择与微软合作而不是对抗,看起来是一个相对稳健的策略。但施密特忘了一个要命的事实——微软一直有自己的搜索系统,只不过市场占比可以忽略不计。

  2006年10月9日,劈柴哥的预言成真。微软决心吃下“搜索”这块大蛋糕,主动停掉了给谷歌的导流。

  施密特这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,而劈柴哥也临危受命,开始开发谷歌的浏览器——Chrome。


  对于施密特来说,这一切来得太突然,但对于劈柴哥来说,这一天他已经准备了许久。他利用高层资源,调配了谷歌公司里最拔尖的一批精英,开始热火朝天地进行开发工作。

  从此,Chrome浏览器成为谷歌战略级别的产品。为了Chrome,谷歌不惜动用一切资源。劈柴哥那儿缺人才就调人才,缺技术就针对性地收购公司。

  就这样,他带着Chrome浏览器横空出世。

  劈柴哥对浏览器做了两个革命性的创新:其一是如今大家习以为常的一个窗口下可以打开多个标签页面;另一个则是将浏览器的网址栏做成了搜索框,在网址栏直接输入问题并按下回车,就能直接使用谷歌搜索。

 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。到2008年,Chrome在全球已拥有63%的市场,而IE则萎缩到了16%。如今,劈柴哥的两项革命已经被所有浏览器借鉴,IE却已经彻底被人遗忘。

  浏览器之战让谷歌在PC领域成为了霸主,也让谷歌的城池变得极为稳固。经此一役,劈柴哥的才华与领导力,还有那极其敏锐的危机感终于被谷歌高层发现。

  而一次谷歌高层性丑闻的意外,让劈柴哥又接触到了谷歌另一片新的战场——移动端。

  2005年,谷歌收购了一个名为安卓(Android)的无线网络新秀。在当时,甚至没人知道安卓日后到底能干啥。


  2007年11月,谷歌邀请84家硬件制造商、软件开发商及电信运营商共同改良安卓后,外界才恍然大悟——这是一个手机操作系统,谷歌要做移动端的微软。

  很快,时间来到2013年,当时安卓的负责人安迪·鲁宾因为一起性丑闻事件离开了谷歌,劈柴哥又一次临危受命。

  这一次,劈柴哥从容了许多,知道了如何“收放自如”。

  当时,40%的安卓用户使用的都是三星手机。劈柴哥说服了时任谷歌CEO拉里·佩奇,一起去韩国拜访三星高管,最终赢得了三星对安卓应用的大力支持。

  也正是从那时开始,安卓系统逐渐将触角伸向智能手表、电视、汽车和支付服务的综合平台。如今的安卓已然是一个手机操作系统界的巨人,与苹果的IOS分庭抗礼。

  2014年,劈柴哥被升任为产品部门负责人,成为佩奇的副手。第二年,随着YouTube、Gmail、谷歌地图、谷歌商店等项目的相继成功,43岁的劈柴哥正式出任谷歌一把手,手握不菲的年薪,还有谷歌近2亿美元股票。

  劈柴哥的“中国情结”

  谷歌与中国市场的羁绊一直充满了爱恨情仇。分分合合中,谷歌总是那么欲拒还迎。

  2006年,谷歌正式进入中国,一度与百度杀得难解难分。4年后,因拒不配合中国相关监管政策,谷歌宣布退出中国。

  虽然当时劈柴哥还不是谷歌CEO,但作为谷歌的一份子,这一直是劈柴哥心中的痛。

  在劈柴哥眼中,中国是一块“十亿人口级别”的蛋糕,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。在谷歌前进的道路上,中国是不该被绕开,也绕不过去的国家。


  “我将中国市场视为一个巨大机遇,我们能够作为一个可用平台参与其中。希望我们有机会在未来提供其它服务。” 

  2015年2月,劈柴哥代表谷歌对中国市场做出了明确表态。在中国庞大的搜索市场和安卓市场的诱惑下,他甚至不惜承诺,为了中国谷歌可以“特事特办”。

  一年后,劈柴哥乘着阿尔法狗的“东风”来到中国,与聂卫平、柯洁见了一面。当时就有人猜测,他是借围棋之名来中国为谷歌的回归探路。

  2018 年9月,谷歌首席隐私官Keith Enright首次证实了蜻蜓计划的存在。计划的内容,包括了发布一款愿意遵守中国法律的搜索引擎。

  如今谈到中国市场,劈柴哥已不再扭捏,大声“示爱”:“中国很多中小公司都可以通过我们将产品卖给其他国家。这是个很大的规模效应。技术给我们机会,能够互联互通,建立合作,且不会被逆转。”



  一切迹象都表明,谷歌对于重返中国市场“兴趣浓厚”,也正在拿出切实计划。

  作为对手,百度敏锐地嗅到了战前气氛。2018年,百度CEO李彦宏“摩拳擦掌”地表示:“如果现在谷歌回来,我们正好可以真刀真枪地再PK一次,再赢一次。”

  是否还能看到这场PK,我们不得而知。但谷歌的回归,有一点是明确的,那就是人民日报海外版所说的:“欢迎谷歌重返中国大陆,但必须遵守中国法律。”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tt娱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