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tt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tt娱乐

tt娱乐:起底地下现金贷暴利链条:上千家系统服务商 日入百万

时间:2018/11/28 15:30:15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3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现金贷监管近一年后,这个曾经暴利的行业,现状如何?  一本财经持续数月调查,发现行业并未销声匿迹,而是在急速下沉。  民间高利贷、借条、炒房团……大量投机资金进入,为其提供养料。  一条暴利且密不透风的产业链,正在形成。  近期,一本财经将推出“地下现金贷”系列报道,本文为第...
  现金贷监管近一年后,这个曾经暴利的行业,现状如何?

  一本财经持续数月调查,发现行业并未销声匿迹,而是在急速下沉。

  民间高利贷、借条、炒房团……大量投机资金进入,为其提供养料。

  一条暴利且密不透风的产业链,正在形成。

  近期,一本财经将推出“地下现金贷”系列报道,本文为第一篇,讲述的是上千家系统服务商的暴利生意。

  01 有脉系

  半个月前,最大的现金贷系统服务商“有脉金控”神秘失联。知情人士称,该公司正在接受警方调查。

  “当时被带走的相关人员,可能还未被放出来。”多位知情人士透露。

  行业内多人表示,有脉金控专门给现金贷提供系统服务,“对接了四五百家”。

  因为突然失联,行业称,“有脉系崩坍”。

  这“四五百家”有脉系公司,都在慌张寻找新的系统商。

  一本财经顺着“有脉系”的线索追踪而下,发现了一条暴利而黑暗的产业链。

  实际上,专门给“地下现金贷”提供系统的服务商,多达上千家。

  而这其中,还有不少像有脉金控一样的巨头玩家。

  “现在业内还有比较火的两家:贝塔云、爱转机。”多位地下现金贷的从业者称,“它们每家背后,都有数百个客户平台。”

  而在江浙地区,盘踞着很多小系统商。

  其中最大的公司,不过上百人,最小的公司,只有四五人。

  虽然也有技术,也谈获客,但有别于“金融科技”公司的是,它们不需要融资,不需要报道。

  而它们的利润惊人。

  “我们平均每天的净利润是一百多万,顶级大平台,类似有脉金控这种,最高可以达到每天上千万。”一家系统商的创始人陈权称。

  它们深藏地下,大发横财,且成为这波“地下现金贷”崛起的主要推动者。

  02 地下现金贷

  去年年底,现金贷监管来临,整个行业哀鸿遍野。

  用户逾期暴涨,很多现金贷平台折损惨重。“2017年下半年进入的玩家,基本都亏了。”多位从业者称。

  监管虽然来了,但细则未出,落地方案空白。

  同时,底层人群的借贷需求,是切实存在的。

  当正常的上升通道被封堵,需求被压抑,行业唯一的生存方式,就是“往地下延伸”。

  于是,地下现金贷崛起了。

  目前,地下现金贷大多是一些非常小的平台,数量则多达5000家。

  它们大多由原来的民间高利贷、炒房团和“借条”团队衍生而来。

  民间高利贷来了。

  “以前我在地下放高利贷,最高敢放到三分息(年化利率36%),但地下现金贷敢放到1000%,明显更赚钱。”一位“转型”现金贷的老板称。

  借条来了。

  “最近身边很多做借条的被抓,不太敢做了。”一位从事借条生意多年的资深从业者称,他们都在开始转型“现金贷”。

  炒房团也来了。

  在江浙地区,大量的职业炒房团陷入了“资产荒”。房子涨价慢,甚至还会跌,炒房大军开始尝试将钱投入现金贷中。

  这些“野蛮军”有钱,但没有技术、风控和获客能力,怎么开展业务?

  于是,现金贷系统服务商开始崛起。

  今年7、8月份,专门接“地下资金”的现金贷系统服务商,开始出现。

  “满地是钱,遍地是老板。”陈权回忆当时的场景。

  这些“土老板”们,是主动找到他的。

  “我以前是一家现金贷平台的联合创始人,一些江浙的有钱老板找到我说,给我钱,让我再做一个现金贷平台。”陈权称,当时,他开始有了做一个系统商的想法。

  他从原平台出走,开始了创业之路。

  没想到,三个月后,这些服务商将开启燎原之势,将现金贷推向新的高潮。

  它们甚至成为了地下现金贷的最大赢家。

  03 地下拉客

  成为现金贷系统服务商,并不是毫无门槛的——做这行,确实需要一些技术投入。

  “我们招了7个风控和技术的人,都是从金融科技公司出来的。”陈权称。

  而这部分的人力是最贵的,“每个月要投入40多万”。

  招到顶尖的风控人才后,陈权根据原平台的经验,只花了一个月时间,就将现金贷系统搭建了起来。

  “其实需要的维度并不多,就是读取通讯录、定位,加上一些黑名单。”陈权称,在市面上,能采购到各种“数据包”。

  但是,不是所有的系统商都会自建,大部分系统商,都是“二道贩子”。

  它们会花个十几万,去其他系统商那里购买系统,改装一下,自己开始卖。

  “保守估计,真正自己开发系统的系统商,不会超过50家。”陈权称。

  系统准备好之后,就需要一支强大的销售团队。

  “行业获客,主要是靠熟人拉客和口碑传播。”陈权称,大家知道,“地下现金贷”见不得光,所以就连宣传,“都是地下的”。

  “我们没有官网,也没有微信公众号,而且我们只接待熟人引荐的客户。”陈权称,这就是为什么“有脉金控”都已成为行业老大,但行业外的人几乎完全没有听说过的原因。

  也因此,在行业内名声很大的“爱转机”,居然都没有“官网”,网上也未发现一篇公开报道。

  网上有的,只是一个“爱转机客户服务号”的公众号,而点击进去,却是一个贷款超市的界面。


  而另一个行业巨头“贝塔云”,公开显示的网址,也无法打开。

  04 日进斗金

  等找到客户,系统开始运转的时候,系统商就开启了“日进斗金”的模式。

  目前,它们主要提供两类服务。

  一类是直接出售整套系统。如果客户要系统源码,还需要再加10万元。

  “有脉金控的现金贷系统是15-20万,借条系统是2-3万。”一位有脉金控的甲方合作商称。

  但是,卖系统,并不是系统商真正的斩金法宝。

  它们还提供“一站式”服务,包括流量、支付,甚至催收。


  某系统商为用户提供的系统后台

  而流量和获客,才是“地下现金贷”的最大痛点。

  “从9月底开始,流量的价格就一直上涨,现在一个注册用户就要30元。”从业者王兴夫透露。

  实际上,6月份,市场流量每条才6、7元。

  短短3个月,价格翻了5倍。

  而到了10月初,“基本每一周,流量价格都要涨1-2元。”王兴夫表示。

  系统商的流量奥秘,主要分为两种。

  第一,它们会集中采购流量,再分配出去。

  陈权称,他会一次性采购100万个流量,如果A家拒绝放款,他就推送给B家,直到所有流量被榨取干净,只剩残渣。

  第二,就是“数据共享”。

  比如,A家放款的用户,如果被系统商认为还不错,就会被推荐给B平台。

  “这样命中率当然很高,但是,这个客户会越来越危险。因为他在多个平台借款,负债越来越高,很容易崩盘。”陈权称。

  系统商收集的数据越来越多,它们可以操作的“灰色领域”就越来越大。

  “很多公司都直接出来倒卖数据。如果你想要A家的放款用户数据,只要开价,他们的系统商就可以全部卖给你。”陈权称,就是因为数据问题,“有脉金控”才会被查。

  系统商提供的这种“一站式”服务,价格不菲。

  “很多有钱的土老板和我们谈,‘我们什么都没有,只有钱,怎么合作?‘”陈权称,他们和这种“土老板”会“五五分”。

  比如,赚了100万,系统商直接拿走50万,土老板50万。

  而入局的门槛,低到难以想象。

  “只要你能拿出来20万,我们就可以签订合同,开干。”陈权说,积少成多,加上口碑宣传,很快就能汇聚上千万的资金。

  多少钱,能滚出一个月利润上亿的平台?

  “其实只需要几千万,因为我们放款都是7天,一个月能跑4期。理论上说,只需要5000万,月放款就可能达到2个亿。”陈权称。

  而这样的平台,月息是50%,一个月的利润,就是1亿。

  对于“土老板”来说,就算“五五分”,也能在4个月之后回本,第5个月开始都是纯利润。

  “一年翻一倍,肯定问题不大。”多位和陈权合作的老板称,他们原来放的地下高利贷,都没有这个划算。

  大的系统商,开始演变成一个个超级现金贷平台。它们吸纳民间资金,然后汇聚在一起,集中放贷。

  所以,日入百万,在系统商中极为常见。

  而对于监管,它们似乎并不害怕。

  “我们只是技术提供商,藏在幕后。”陈权称,就算是流量端,它们也有几十个“马甲”。

  一个马甲被封,就换另一个马甲。

  对于监管来说,沉沦到地下的现金贷,无疑更难监管。

  深藏地下,日进斗金,这是大部分现金贷系统商的生存现状。

  “你永远想不到,金融科技最终还有这种生存方式。”陈权称,它们并没有成为传统金融的补充,而是成为了地下金融的推手。

  这大概是科技的悲哀。

  地下现金贷的大军,远不止“野蛮军”。

  当年风光无限的大现金贷平台,偷偷更换了几十个马甲,开始悄然沉入地下放贷。

  它们才是地下现金贷的“中流砥柱”。

  一本财经将在下一篇报道中,揭露著名现金贷平台的“下沉之路”。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tt娱乐)